通讯外域_乐园掌机

毋须入侵性抽组织 血检新技术 验癌好帮手

时间:2020-07-18  作者:

一滴血,可以透视全身癌症?

液体活检是近年热门医学科研,只需要一滴血,验测血液中的癌症DNA,就可以找到连内窥镜也看不见的极早期鼻咽癌、预测肝癌发生率,甚至侦测到全身是否有癌细胞。究竟如何做得到?準确性有多高?

专家指出,液体活检是肺癌诊断和治疗的大趋势;估计未来数年,会广泛应用于不同癌症测检。

毋须入侵性抽组织 血检新技术 验癌好帮手 香港中文大学化学病理学系教授陈君赐(图:郑宝华)

最为人熟悉的液体活检,应该是1997年中大首创的无创产前诊断,透过分析母亲血液中的胎儿DNA,诊断胎儿有否患上唐氏综合症,取代过去入侵性的抽绒毛或抽羊水检查。

液体活检随基因科技不断发展和普及。刚于上月底在香港举行的第三届香港国际肿瘤学会议(HKIOS),液体活检正是其中一个热门课题,尤其在癌症诊断和治疗上。香港中文大学化学病理学系教授陈君赐指出,现在已可将DNA测序技术应用于癌症检测和诊断。

过去诊断癌症,活检是黄金标準。陈君赐以肠癌为例,当怀疑大肠有肿瘤,要透过大肠镜直接取出怀疑组织,在显微镜下观察是否癌细胞或进行病理化验。「传统活检优点是準确度高,缺点是具入侵性,除了有出血风险,抽针过程亦可能会令癌细胞扩散。」

毋须入侵性抽组织 血检新技术 验癌好帮手 数字PCR基因验测仪器——一个数字PCR基因验测仪器,价值过百万元。仪器每一个小胶兜内有二万粒水珠,每一粒水珠带有一条基因,一个样本可进行二万PCR基因测试。(图:郑宝华)

液体活检简单 新科技提高準确率

液体活检,就是透过抽血检验,寻找癌细胞DNA,已能够确诊癌症。「液体活检另一好处,因为只需抽血,十分简单、非入侵性,可以重複抽验。」

「近年研究发现,当患上癌症,癌细胞增生和凋谢过程中,会释出DNA入血液中,所以只需抽血检验癌症DNA,毋须到患病器官或组织抽取癌细胞。」然而,陈君赐指出,癌细胞释出的DNA数量极微,尤其是早期癌症,要在血液中準确侦测出微量癌症DNA,并不容易。

「过去沿用的PCR基因测检技术,未必侦测到血液中微量的癌细胞DNA。」陈君赐指出,中大医学院使用新技术「数字PCR」,一个样本可以做2万次PCR基因测试,逐粒DNA检查有没有变异,「举例说,传统PCR技术,就像是将一堆沙放入盒子中,寻找其中一粒异常的沙粒;新的数字PCR,是先将沙堆分散成沙粒,每一盒子只放一粒沙,然后找出装着不正常沙粒的盒子」。以检测肺癌标靶药的抗药性基因为例,传统PCR準确率只有四成,数字PCR却高达七至八成。

陈君赐介绍了数项临牀应用及研究中的液体活检技术﹕

寻找肺癌标靶

肺癌病人需要透过气管镜或肺穿刺抽组织,检查有否EGFR基因变异,是否适合使用标靶药。气管镜或肺穿刺属入侵手术,私家医院一般需轮候一星期,公家医院则需三数星期;而过程可能伤及气管或肺组织。

有了液体活检技术,当怀疑患上肺癌,只需要抽血检查,就可以同时确诊及知道是否带EGFR基因变异,抽血翌日已能得知化验结果,及早用药。陈指出,液体活检準确率约八成,当抽血检查发现有EGFR基因变异,病人可以直接服用标靶药,毋须再做传统组织活检;如抽血检查找不到EGFR变异,病人才需接受传统组织活检,作进一步检查。

另外,带有EGFR基因变异的肺癌病人,服用标靶药一段时间后,会慢慢出现抗药性。研究发现,抗药性来自新的基因突变,改变EGFR形状,令药物失效;而最新一代的标靶药,正是针对这个T790M基因突变。

抗药性通常由一小部分的癌细胞开始,要检测是否出现抗药性?是否适合使用新一代标靶?传统活检就面对几个难题﹕首先,癌细胞扩散全身,究竟抗药性变异是哪一位置开始?活检应抽取哪一个位置?另外,早期抗药性,变异的癌细胞极少,抽取组织亦未必验得出,但当抗药性持续一段时间,身体已可能变差。究竟何时最适合抽组织检查?当检查找不到抗药性基因,病人可否再次做手术抽取组织?

液体活检就可以解决上述难题,因为抗药性基因释出血液,毋须考虑癌细胞位置,只需验血就知道有否基因突变;另外,由于检查不具入侵性,病人可以在病情出现变化时、不同时段重複检查。

筛检早期鼻咽癌

中大化学病理学系首创鼻咽癌基因血液测试,透过侦测血液中的鼻咽癌基因,找出鼻咽癌病人。陈君赐指出,刚完成涉及2万人的临牀测试,全属40至60岁、无鼻咽癌病徵的华裔男性。

鼻咽癌临牀测试 效果理想

分析初步5000人结果显示,找到7至8人的血液中带有鼻咽癌肿瘤基因,再透过鼻咽镜或磁力共振确诊,当中一半是鼻咽癌第一期。「当中找到连鼻咽镜也看不到的超细小肿瘤,要磁力共振才能发现。早期鼻咽癌,治癒率高逾九成。」

陈君赐相信,今次研究结果,可以确认液体活检用作筛查早期鼻咽癌,準确度高达95%至97%。

检测全身癌细胞

利用基因排序技术,将血液中找到的所有DNA排序,侦测有没有癌症基因特徵,準确率高逾八成。每一种癌症基因特徵都不一样,要逐一侦测,涉及技术相当複杂,成本高昂。不过,陈君赐指出:「这种检验方法,可找出任何癌症,但对医生和病人来说,暂时完全无用!」除非找到像肺癌EGFR基因变异或鼻咽癌基因等,有独有特徵癌症基因,否则报告结果未能确实指出,哪一个位置患癌。

尚待大型研究数据确认

陈指出,这项目仍在研究阶段,现在欠缺大型研究数据确认,也未知如何解读报告,「究竟验测的準确度有几高?如果验测结果呈阳性,但跟进检查又找不到癌细胞,要如何处理?是报告出错?还是代表五年后癌症发生率?未搞清楚这些问题前,胡乱验测只会令人虚惊一场」。

预测肝癌发病率

乙型肝炎带菌者,每年1%演变成肝癌;或肝硬化病人,每年4%演变成肝癌。这些病人值得用上述的基因排序技术找出肝癌。

因为肝癌细胞增生,有很多基因控制,一个基因变异不会造成肝癌,要一连串变异才会演变成肝癌。陈君赐指出,中大正研究透过基因排序技术,数算相关已变异的基因,评估未来五年肝癌发生风险高低。

肿瘤标记 检查不可靠

坊间身体检查,常见其中一个项目「肿瘤标记」(Tumor Marker),声称可以侦测癌症。究竟与癌细胞DNA有何分别?

陈君赐解释,肿瘤标记主要是检验癌症相关蛋白质,然而,并非每个病人的癌细胞都会释出蛋白质,有些癌症释出的蛋白质相类似,加上癌细胞释出蛋白质的原因和作用未知,因此透过检验肿瘤标记侦测癌症,结果并不可靠。举例说,肠癌会释出癌胚胎抗原(CEA),吸烟者、炎症、肺癌病人的CEA亦会较高,所以用CEA作为测检肠癌,準确度低。

相反,验测癌细胞DNA,是直接因果关係,因此準确度较高。

文、图:郑宝华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